# 副驾驶

中午我坐在窗户旁边
最大化我对你的联系
让窗户联系
让可爱云云联系
窗户旁边就我一个人
它只能听我的心跳
它得听
我月亮星座落到狮子座
霸道的不行
80-90/分
树一棵一棵经过
它们是支持我的
支持完
就消失在秋天的窗户外头
我得意的笑着
我触手不可及
这外头的童话世界是疯了的
你从来没见过
那种美丽
我是疯了的
联系你
窗户被我逼出了眼泪
这是我的事
都是我不好

# 天黑的时候

你希望我
今晚睡个好觉

我希望你
踏上一辆好的火车
我摸了摸你的手
就赶紧松开
希望你不要再回来
我不想去想
你还回不回来
该走的事
比天黑
快的太多了

#meiji LB81和绿色男孩


绿色男孩在一个下午,喝酒

被我拍了下来

谁也不认识谁

我偷偷吸烟,回头看

羡慕蹲在711门口喝酒的绿色男孩呀!

我顺手揪了一片三叶草

(三叶草一定恨死我了)

喝醉了方便,享受太阳

可惜人是喝不醉的

太阳也晒不完

各自回去


夜晚,凉风

我手里拿着2罐meiji LB81

绿色男孩被风突然那么一吹,就出现了

还是,谁也不认识谁

只是,享受凉风

明治说,你好

明治说,再见

风是吹不完的

各自回去


微笑冬天

3年前一个饭桌上,异性朋友带着一个陌生女孩。他来晚了,天很冷,是冬天。他眼镜上2个小小的哈气圈,有点滑稽。另外,那个女孩有一张很漂亮的脸。


朋友写作,桌上的人都写作,但我们又不聊写作。后来朋友在一旁自言自语,喝的有点多了。我在继续等待看他画出眼镜上的哈气圈。


漂亮脸蛋女孩一直都没有说话,大家无所谓他们的关系是什么。也没有人主动跟漂亮脸蛋女孩说话,说什么呢?

漂亮脸蛋女孩安安静静地了口花生米,打开手包里的小镜子,开始抹口红。枣红色,从下唇的中央慢慢往两边铺开。嘴唇对于脸部来说,如同性感的小山丘,随着四季变换颜色。不需要猜测接下来她要去哪里,冬天人能去哪里?...

贪婪午后

八月二十四号下午四点,我踏入新浪潮公园。

我盘着腿坐在椅子上,享受一个人的新浪潮野餐。我眼前只有绿色,蓝色,白色。我和我的大脑对话,间歇时候抬头看云,云都是可爱云云,我也会看我包里的书,但我的大脑始终和我说话。

现在我被蚊子咬了,我没有理会,我在吃海苔,我在想象,一个孕妇的贪婪下午。(我说的是想象,我没有成为一个孕妇。) 一个人,吃,贪婪的吃,时间,她会有大把时间。那个时候,声音多了起来,除了和大脑对话,还有一个新的,另一个大脑。

# 5511458之死


我爸把家庭座机卸载的时候

特意用这个号码

5511458

给我打了个电话,说

你以后别往咱家打这个电话

有事就打手机吧

我爸说完

我说,哦

座机消失之后

5511458就没有了

就意味着它死了

不知很多年后

我爸会不会记得这串数字

但,它也活着

活的比人长久


柳笛自己找到了秋千,坐在上面抽烟,我下楼找到烟头的光亮,大喊一声,柳笛!

秋千有两个,我跑到右边的秋千上,柳笛突然说,其实我一点都不喜欢荡秋千,我看了一下他的脸,像收敛和害羞地承认一种错误。

我和柳笛很熟,又不熟。我对他持有一种笼统的认知,一年见两到三次,每次聊天都比较收敛和礼貌。好像两个班级的文艺委员碰面交流点事情。又好像提到一些事,话题会突然戛然而止,有这种感觉,但没尝试过,空白多一些。我们都是东北几乎一个城市的人,雪就是白的,空白,美。

朋友是什么呢?我想了一阵子,还是不太懂。

# 睡前风
 
一对老人晚上11点在楼下两个斜对角的长椅上
各自坐
各吹各的风
睡前风
(我说的是一对老人
怎么证明)

千禧年
我的爷爷和奶奶
下楼散步
我在楼上趴着看他们
各走各的路
纷纷散落在楼下的老人中
当风吹来
他们应该知道
他们吹的是同一阵风
那是21世纪的睡前风
风儿一去不复返

# 菠萝只是菠萝


菠萝整整齐齐的摆在那里

菠萝不知道ctrl c & ctrl v也可以制造这样的

整整齐齐

菠萝就算知道

也无法讲述、回答与评论

菠萝摆在那里不是为了让人买

人是人

菠萝是菠萝

一颗菠萝就是全部菠萝


# 空降
 
我五岁的时候
见过真正的夕阳红
那片红色的天
我站在黑土地上盯着看
一种热气在胃里翻滚
(胃哭了)
爸爸在六楼
我往六楼大喊一声
眼睛还盯着天空
不一会
一个篮子从六楼顺着绳子溜下来
这是一个空降篮
里面有我需要的一切

1 / 59

© 张准准 | Powered by LOFTER